唐朝英雄百科

广告

"智多星"徐茂公

2011-12-06 10:55:49 本文行家:bscliangrong

李勣(594年-669年,“勣”音“绩”),原名徐世勣,字懋功(亦作茂公)。唐高祖李渊赐其姓李,后避唐太宗李世民讳改名为李勣。汉族,曹州离狐(今山东菏泽东明县东南)人,唐初名将,曾破东突厥、高句丽,与李靖并称。后被封为英国公,为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。李勣一生历事唐高祖、唐太宗、唐高宗三朝,出将入相,深得朝廷信任和重任,被朝廷倚之为长城。

“智多星”徐茂公

       李勣(594年-669年,“勣”音“绩”),原名徐世勣,字懋功(亦作茂公)。唐高祖李渊赐其姓李,后避唐太宗李世民讳改名为李勣。汉族,曹州离狐(今山东菏泽东明县东南)人,唐初名将,曾破东突厥、高句丽,与李靖并称。后被封为英国公,为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。李勣一生历事唐高祖、唐太宗、唐高宗三朝,出将入相,深得朝廷信任和重任,被朝廷倚之为长城

戏曲人物-徐茂公戏曲人物-徐茂公

人物生平

  李勣(594—669年),本姓徐,名世勣,字懋功。入唐,赐姓李;后避唐太宗李世民讳,单名绩。曹州离狐(今山东鄄城西南)人,徙居东郡卫南(今河南浚县东南)。父盖,家豪富。

  世绩十七岁时,从翟让起义于瓦岗寨。大业十二年(616)李密加入瓦岗军后,世绩与王伯当劝说翟让推李密为主。十三年二月李密称魏公,以世绩为右武卫大将军,封东海郡公。

  在瓦岗军破隋将张须陀、王世充诸战役中,世绩皆有功。同年,李密采纳了他的建议攻取黎阳仓(在今河南浚县),开仓赈济饥民,人心归附,壮大了起义队伍。武德元年(618)世绩随李密降唐,任右武侯大将军,封曹国公。此后数年间,他从秦王李世民平定盘踞洛阳的王世充,先后镇压窦建德、刘黑闼的河北起义军,又主持和参加镇压兖州(今属山东)徐圆朗、江淮辅公祏起义军诸战役。

  李世民即位后,任命他为并州总管。贞观三年(629),李绩与李靖分道击溃东突厥颉利可汗之众;次年,平定东突厥,从而安定了北方。兵还,任并州都督府长史。十一年,改封英国公。他在并州共十六年,号为称职。十五年,迁兵部尚书。十七年,以特进、太子詹事同中书门下三品。

  二十三年,太宗病危,贬他为叠州都督,又嘱咐太子李治(后为唐高宗)继位后委李绩以重任,以便获得他对嗣君的忠诚。高宗即位,立即将他召还,任命他同中书门下参掌机务。后累进尚书左仆射、司空。总章二年(669)卒。

  李绩善于用兵,史称他“临敌应变,动合时机”。他与人一起筹划时,凡有可取者,立即采纳;告捷之时,归功于下。因此部下都乐于效力,所向克捷。后世论唐代名将,必称“英、卫(李靖封卫国公)”。他饱经世故,善于趋避,左迁叠州都督时,奉诏即付,竟不还家。高宗欲立武昭仪(见武则天)为皇后,大臣多反对,高宗征求他的意见时,他回答说:“此陛下家事,何必更问外人。”因此,李绩礼遇隆重,一生没有遭到挫折。

  李绩孙徐敬业,嗣圣元年(684)起兵反武则天,兵败被杀,因此被武则天剥夺姓李权利,又名徐勣,后被李显平反。

人生阅历

  南北朝至唐代曹州离狐人。家道豪富,隋大业(605—618年)末,投翟让军。武德(618—626年)初降唐,授黎州总管,封“莱国公”,赐姓李。后又避太宗讳,改名李勣。贞观三年,任通漠道行军总管,败突厥军,诏拜光禄大夫,领并州都督府长史。贞观十七年,授太子詹事,同中书门下三品。高宗立,迁尚书左仆射,诏得乘小马出入宫禁。以太子太师致仕。总章二年卒,时七十六岁,谥“忠武”。李勣兼通医学,显庆二年(657年)奉旨与许敬宗孔志约于志宁等编《新修本草》二十卷,大行于世。李勣曾自撰《脉经》一卷,已佚。

拥护李密

  李勣年青时家本豪富,隋末徙居滑州。史称其“家多僮仆,积栗数千钟”,与其父徐盖都是乐善好施之人,拯救贫乏,不问亲疏。隋炀帝大业末年,李勣才十七岁,见天下大乱,就近参加了翟让的军队。他劝说翟让:“附近是您与我的家乡,乡里乡亲,不宜侵扰,宋、郑两州地近御河,商旅众多,去那里劫掠官私钱物非常方便。”翟让称善,于是在运河上劫取公私财物无算。有钱就不缺人,不久兵众大振。隋朝遣名将张须陀讨伐,翟让吓得要跑,李勣止之,与隋军两万多人交战,竟于阵中斩张须陀,大败官军。

  当时,蒲山公李密参与杨玄感反叛,兵败逃亡。李勣与浚仪人王伯当知道李密天下英雄,一同劝说翟让奉李密为主,以收买人心,扩大影响。

  隋朝令王世充讨伐李密,李世勣多次拒战,以奇计在洛水两岸几次大败王世充,李密因此封他为东海郡公。当时河南、山东大水,饥民遍地,隋朝赈给不周,每天饿死数万人。李勣向李密进言:“天下大乱,本是为饥。如果我们攻陷黎阳国仓,大事可成矣”李密听计,派李勣带五千人自愿武渡黄河掩袭黎阳仓隋朝守军,当日攻克,开仓招民众随便领粮,十天之间,就招募到兵士二十多万人。一年多后,宇文化及江都弑隋炀帝,越王杨侗即位于东京洛阳,赦免李密诸人,封魏国公,拜太尉。隋廷又授李勣右武侯大将军,命他们一同讨伐宇文化及。李勣守黎阳仓城,宇文化及率军四面攻城,形式危急,李勣从城中向外挖地道,忽然现身城外,大败宇文化及,解围而去。

  讲李勣,不得不交待李密。李密为人,身先士卒,躬服俭素,号令严整,每战所得金宝都赐予手下将士,因此非常受人爱戴。在与隋军的交战过程中,威信日隆,号为魏公,他让祖君彦所作的《讨隋炀帝檄文》千古流传,辞采壮烈。后来李密与翟让之间产生矛盾,两人手下都劝他们先下手为强,其间原委,皆是由争权夺利而起,不是简单的“地主阶级阴谋家杀害农民起义军领神”那么简单,而且翟让为人简单粗暴,其兄翟宽与属下又数次侮辱李密手下兵士,逐渐结怨。李密最后在众人劝说下决定除去翟让,趁宴请机会斩杀翟氏兄弟。由于李勣当时是翟让属下,也被乱兵刀砍剑劈,遭受重创,李密见到后马上制止士兵的杀戮,李勣免于一死。翟让另外的大将单雄信等人叩首求命,李密都释而不杀。李密后来又多次打败隋军,最盛时有众三十余万,各地割据的首领都派使请他为称帝,连李渊也不得不上书推戴,肉麻地称“李勣

         天生蒸民,必有司牧,当今为牧,非子而谁?老夫年余知命,愿不及此,欣戴大弟,攀鳞附翼……”屡战屡胜之际,李密军士有粮而无饷银,军士渐怨,几次反败于王世充。其间李密手下有人谋叛王世充,李密本想将计就计,趁王世充半渡洛水时出兵一举击灭。岂料天意弄人,王世充发军时,李密的侦察兵都没有发觉,等整军将战时,王世充军队已经全军渡河上岸。李密见大势已去,不得不率小股人马逃遁。本来李密想去黎阳李勣处,有人劝他:“杀翟让之时,李勣被乱兵砍伤差点死掉,他能不记仇吗?现在投奔他,靠得住吗?”最后,不得已之下,李密与王伯当投靠李渊。

  当时李勣全统李密旧境,东至于大海,南至于长江,西至汝州,东至魏郡,一时间未有所属。不过李勣是真义士,他对长史郭孝恪说:“魏公(李密)已归大唐,如果我自己上表向唐主献地,是自邀功劳而彰主公败绩,还是把土地人口军人数目造册,总启魏公,让魏公自献。于是派使臣上表。唐高祖李渊听说李勣有使人来忙召见,一见只有给李密的信,很感奇怪。使人详细道明原委,高祖大喜,认为李勣“感德推功,实纯臣也,马上下诏封李勣黎阳总管、莱国公,不久又加右武侯大将军,赐姓李氏,并封其父李盖为王,为李盖固辞,于是封为舒国公。下诏遣李勣部统河南山东之兵以拒王世充。

李密归唐

  李密归唐后,从前在信中对自己亲热过份的“老哥”李渊相待甚薄,只拜光禄卿的散官。不久,唐朝听说李密降于王世充的旧将纷纷离心,就派李密前往黎阳招降旧部。心怀怨望的李密行至洮阳(今甘肃省临洮县),高祖李渊又派人召还他,疑惧之下,李密决定反唐。王伯当一直劝他不要反唐,但见李密意决,就横下心,说:“义士之立世,不以存亡易心。我一直受您厚恩,期待以性命相投。您不听我劝告,我肯定会和您一道起事,生死以之,但是恐怕结果也不会好啊。”隋唐之际,英雄辈出,男儿义气相应,很是感人。唐将史万宝盛彦师早有准备,伏兵山谷,横击李密及王伯当等人,众人皆被杀。李密时年才三十七岁。虽然《旧唐书》称他“狂哉李密,始乱终逆”,但字里行间也不得不佩服此人的倜傥奇才和爱人下士的仁德大度。

  李勣听说李密被诛,上表请唐朝容许他收葬故主,唐庭诏许。李勣服重孝,与从前僚属旧臣将士隆重地把李密安葬于黎山之南,坟高七仞,以君礼葬之,朝野闻讯都赞叹他的忠义。

  不久,窦建德军擒斩弑隋炀帝的宇文化及,乘胜又大败李勣,并以其父李盖为人质,令李勣仍守黎阳。转年,李勣趁机又归唐,有人劝窦建德杀掉李盖,可建德也是位磊落大夫,表示说“李勣忠臣,各为其主”,派人送李盖归唐。后来就一帆风顺。李勣协同李世民连平王世充、窦建德、刘黑闼徐圆朗、辅公袥等人,功勋赫赫。其间,还有一个插曲可述。单雄信投王世充后,极受宠遇,也很卖命。李世民攻洛阳时,有一次与单雄信相遇,雄信号为“飞将”,艺高胆大,援枪直刺李世民,好几次差点追及把这位秦王捅落马下。(有史记载李勣当时在旁,对单雄信这位老哥们说“此秦王也”,“雄信惶惧遂退”,这肯定是小说家语,绝不可信,以单雄信性格,他肯定会枪挑李世民向王世充报功。王世充投降后,李世民把与唐军苦战的十几名大将列入处决名单,李勣泣请,以自己家财爵位换这位老哥们一命,由于先前差点被单雄信杀掉,李世民坚执不允。李勣无奈,与单雄信诀于大狱。单雄信埋怨他,“我固知汝不办事”。李勣大哭,用刀从腿上割下一块肉给单雄信吃掉,说“本来想随仁兄一起死,但谁来照顾你的家人呢。此肉随兄入地下,以表我拳拳真情。”单雄信死后,李勣如家人般照顾他的妻子儿女,确是千古义气的典范。

兵部尚书

  贞观十五年,拜李勣为兵部尚书,还未赴京上任,薛延陀部又侵扰李思摩部。李勣获唐廷委任为朔州行军总管,率轻骑三千追薛延陀于青山,大败敌师,斩名王一人,俘五万多人。(薛延陀部为匈奴别种,为铁勒族,对唐朝时叛时附)。回朝后,李勣遇暴疾,药方上讲治此病胡须灰可以做药引。唐太宗听说后,自剪胡须,为李勣和药。儒家礼仪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一般人都不会轻易损伤,何况九五天子,亲剪“龙须”为臣子做药引,诚为千古美谈。李勣叩首见血以谢,感动得一塌糊涂。太宗说:“吾为社稷计耳,不烦深谢。”不久,君臣宴饮,太宗醺然对李勣讲:“朕将以太子托付于您。您往年不负李密,今日必不会负朕。”李勣雪涕,誓以必死。俄而沉醉,太宗亲解御衣为这位勋臣盖上以免着凉,如此宠遇,古今罕有。

  贞观十八年,李勣跟从太宗伐高句丽,攻破辽东、白崖等数城。贞观二十年,又率军大破薛延陀部,平定碛北。

叠州都督

  贞观二十三年,太宗临终时,因太子李治无恩于李勣,故意贬其为叠州都督。高宗即位后,立拜李勣为尚书左仆射。永徽四年,册拜司空。李勣为人小心谨慎,对于皇帝家事一概不过问。后世对他不反对高宗立武后一事颇有微词,笔者独以为不然。皇帝椒房内事,外臣权位再高,血缘再亲,掺和入宫闱之事无论成败,最终难逃一戮。李勣又非皇亲国戚,为人又深沉谨慎,加之太宗托负他的是社稷国事,所以他的表现实为中允,并非油滑臣下所为。因此,武后对他非常不错,对待李勣的老姐还亲自临问,赐以衣服,家人一般。

征高句丽

  高宗乾封元年(666),高句丽权臣盖苏文病死,其子男生继掌国事,另外两个儿子男建、男产发难,驱逐男生。男生奔唐朝,恳求唐朝发兵相助。高宗任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,率军征高句丽。乾封二年二月,李勣大军渡辽水,攻拨高句丽重城新城。李勣一路连捷,直抵平壤城南扎下大营,男建不断派兵迎战,皆大败而还。不久,城内人投降唐军为内应,大开城门,唐兵四面纵火,烧毁城门,男建窘急,自杀未死。平壤城最终被攻下,唐朝共获一百七十六城,六十九万七千户。至此高句丽国灭,分其地置九个都督府,四十一州,一百县,设安东都护府统管整个高句丽旧地。自隋文帝以来,屡伐高句丽,无一成功。隋炀帝三次伐辽,因此亡国。英明神武如唐太宗,御驾亲征,也因天寒少粮而无功罢兵。高宗继位,前后派兵部尚书任雅相、左武卫大将军苏定方、左骁卫大将军契必何力多次征讨,皆无功而返。直到李勣老将出马,乘高句丽内乱,加之指挥有方,一举讨灭东边这个多年难拔的“钉子户”,想必隋、唐几位皇帝如果地下有知,肯定惭叹不已。

  李勣回国后不久,因征伐劳累而病重,总章二年十二月戊申(初三)日(669年12月31日)卒,年七十六。高宗亲为举哀,辍朝七日,赠太尉,谥曰贞武,陪葬昭陵。

  (后记:李勣也是民间演义歪曲最甚的一个人,民间演义中徐懋功的形象一直是个足智多谋的牛鼻子老道,年龄当然应该很大。《新唐书》记载他参加瓦岗军时才17岁。野史和演义叫他徐茂功,那个懋字怕普通老百姓不认识,一般都白写成这个茂)。

人物评价

  在唐代,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,李勣都享有崇高荣誉。

  在李勣归唐之初,唐高祖就赐他姓李,称赞他是“纯臣”,并委以重任,施以丰厚的赏赐。

  唐太宗对他钟爱有加、称赞有加。据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三·太宗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中之下》记载:“李世勣尝得暴疾,方云‘须灰可疗’;上自剪须,为之和药。世勣顿首出血泣谢。上曰:‘为社稷,非为卿也,何谢之有!’”又,“世勣尝侍宴,上从容谓曰:‘朕求群臣可托幼孤者,无以逾公,公往不负李密,岂负朕哉!’世勣流涕辞谢,啮指出血,因饮沉醉;上解御服以覆之。” 称赞他:“参经纶而方面,南定维扬,北清大漠,威振殊俗,勋书册府。”并将他图形于凌烟阁二十四开国勋臣之列。

  唐高宗对他更是恩宠。高宗举行泰山封禅大典,任他为封禅大使。途经他的故乡时,皇后武氏亲自去看望他寡居的姐姐,赐给衣物,还封为东平郡君。李勣不慎坠马伤足,高宗亲自慰问,并把御乘赐予他。永徽四年(653),唐高宗又命人为他画像,还亲自为他写序。高句丽平后,高宗祭祀宗庙,“以李勣为亚献”。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)669年,李勣病逝,“上(唐高宗)闻之悲泣,葬日,幸未央宫,登楼望?[车恸哭。起冢象阴山铁山、乌德鞬山,以旌其破突厥、薛延陀之功。” 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)并令在光顺门为他举哀,七天不上朝。

  甚至在他死后近百年,也就是上元元年(760),唐肃宗还把他与李靖一起,誉为历史上十大名将之一,配享武成王(姜太公)庙。认为他和李靖所立下的功绩,只有汉朝的卫青和霍去病才能与其相媲美。

  这样一位生前死后都备受尊重和称赞的人物,但在《隋唐演义》《隋唐英雄传》等通俗文学和当代影视作品中,却是一个“牛鼻子老道”“草头军师”的形象,并不为人们所看重与理解,与正史中所记载的李勣大相径庭。所以,研究他的生平事迹,探究他的成功之道,对修正民间对李勣的曲解,还原这位中国古代杰出的军事家、政治家的本来面目,十分有必要。

成功原因

  杰出的军事、政治才能。

  李勣的成功,首先得益于他杰出的军事才能。

  李勣自17岁参军,到76岁去世,在半个多世纪戎马生涯中,他南征北战,东伐西讨,一生经历大小战役无数,所在之处,都立下了赫赫战功,表现出杰出的军事家才干。

  早在瓦岗寨时,他从李密征战,就为瓦岗军立下了汗马功劳;归唐后,又屡从唐太宗征讨,平王世充,灭窦建德,伐刘黑闼,为大唐王朝的建立,立下了不朽功勋;后来在攻灭东突厥,平定薛延陀等重大军事战役中,都做出了重大贡献,为大唐王朝的稳定、强大,立下了汗马功劳。为此,唐太宗曾多次称赞他,认为他“用师筹算,临敌应变,动合事机”,“古之韩(信)白(起)、卫(青)霍(去病)岂能及也”。

 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乾封元年(666),李勣以73岁高龄,挂帅东征高句丽,经过两年多的浴血奋战,到总章元年(668),高句丽王高藏投降。终于“高句丽悉平”。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)解除了唐王朝的心腹大患,也告慰了在九泉之下、生前曾经多次出兵高句丽 ,但却一直未能取得全胜的唐太宗李世民。

  故史称:“勣为将,有谋善断;与人议事,从善如流。战胜则归功于下,所得金帛,悉散之将士,故人思致死,所向克捷。临事选将,必訾相其状貌丰厚者遣之。或问其故,勣曰:‘薄命之人,不足与成功名。’” 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)

  李勣的成功,还得益于他杰出的政治才能。

  在翟让起义之初,“离狐徐世勣(即后来的李勣,下同)家于卫南,年十七,有勇略,说让曰:‘东郡于公与勣皆为乡里,人多相识,不宜侵掠。荥阳、梁郡,汴水所经,剽行舟,掠商旅,足以自资。’让然之,引众人入二郡界,掠公私船,资用丰给,附者益众,聚徒至万余人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隋纪七·炀皇帝下》)为后来的瓦岗义军发展壮大奠定了基础。

  李密上瓦岗寨以后,李勣见李密才识皆过翟让,又与王伯当等人劝翟让让位于李密。617年夏,“河南、山东大水,饿殍满野,炀帝诏开黎阳仓赈之,吏不时给,死者日数万人。徐世勣言于李密曰:‘天下大乱,本为饥馑。今更得黎阳仓,大事济矣。’密遣世勣帅麾下五千人自原武济河,会元宝藏、郝孝德、李文相及洹水贼帅张升、清河贼帅赵君德共袭破黎阳仓,据之,开仓恣民就食,浃旬间,得胜兵二十余万。武安、永安、义阳、弋阳、齐郡相继降密。窦建德、朱粲之徒亦遣使附密。” (见《资治通鉴·隋纪八·恭皇帝下》)为瓦岗寨的发展壮大起到了至关重要作用。

  归唐后,他镇守并州凡十六年,令行禁止,四夷宾服,号为称职。唐太宗深有感触地说:“隋炀帝劳百姓,筑长城以备突厥,卒无所益。朕唯置李世勣于晋阳而边尘不惊,其为长城,岂不壮哉!” 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二·太宗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中之中》)

审时度势

  李勣的成功,与他善于审时度势是分不开的。这不仅表现在他的军事生涯中,还表现在他处理与皇家关系等重大政治问题上。对于皇家的事情,在他看来,是他们“家事”,无需询问“外人”。这样,一方面可以巧妙地避开陷入皇权争斗的漩涡,另一方面,也可以保全自己。唐高祖武德九年玄武门政变前夕,秦王“世民犹豫未决,问于灵州大都督李靖,靖辞;问于行军总管李世勣,世勣辞;世民由是重二人。” 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七·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下之上》)

  永徽六年(655),唐高宗欲废王皇后,立昭仪武则天为皇后。上(唐高宗)问勣曰:“‘朕欲立武昭仪(即后来的武则天)为后,(褚)遂良固执以为不可。遂良既顾命大臣,事当且已乎?’对曰:‘此陛下家事,何必更问外人!’上意遂决。”结果呢?反对者褚遂良等人或贬或死,而李勣却得到了唐高宗、武皇后的信任。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五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上之上》)

  李勣的审时度势,还表现在他对皇帝意图的深刻领会上。贞观二十三年(649),亦即唐太宗临终前夕,唐太宗唯恐他身为两朝元老,难以驾驭,特意贬他出任叠州都督。上谓太子曰:“李世勣才智有余,然汝与之无恩,恐不能怀服。我今黜之,若其即行,俟我死,汝于后用为仆射,亲任之;若徘徊顾望,当杀之耳。”“五月,戊午,以同中书门下三品李世勣为叠州都督;世勣受诏,不至家而去。” 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五·太宗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下之下》)

  

       李勣的审时度势,还表现在他对“盈满则亏”的理解和领悟上。李勣一生为大唐出生入死,立功无数,建立的赫赫战功;唐朝朝廷也给予李勣巨大荣誉。但在李勣看来,“盈满则亏”——唐太宗临死前所作所为就证明了这一点,因此时时告诫自己、警醒自己。正是基于这些考虑,因此,唐高宗即位后,召回李勣,并授任他为检校洛州刺史,洛阳宫留守,进开府仪同三司、同中书门下,参掌机密,不久,又拜尚书左仆射。就在这个春风得意的时候——亦即永徽元年(650),“李勣固求解职;冬,十月,戊辰,解勣左仆射,以开府仪同三司、同中书门下三品。” 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五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上之上》)。

知人善用

  作为一代杰出的政治家、军事家,李勣一个重要特点,就是知人善用,举贤荐能。正是他善于用人,所以,他率军所到之处,所向披靡,战无不胜。

  李勣的知人善用不仅表现在他的军事生涯中,还表现在平时对人才的发现、关心、照顾、提携、推荐、任用上。早在瓦岗寨起义之始,他发现魏徵高季辅杜正伦等是才俊之士,便与这些人物深交:“即加礼敬,引入卧内,谈谑忘倦。”后来,李勣位居高位,凡经他引荐的,后多位至通显,当时人称其有“知人之鉴”。譬如在他镇守并州时,李勣发现张文瓘是一个人才,便安排他在并州任职,并称赞他为“今之管(仲)、萧(何)”。

  李勣的知人善用还表现在一些不经意的小事上,注意帮助人才克服自己的不足之处,引导人才发挥自己的长处。譬如,在镇守并州时,一次李勣入朝,张文瓘等三人为他饯行,李勣分别赠给那二个人佩刀与玉带,而对张文瓘却一无所赠。张文瓘不解其意,李勣解释说:“子无为嫌。若某,冗豫少决,故赠以刀,欲其果于断;某放诞少检,故赠以带,俾其守约束。若子才,无施不可,焉用赠?”遂极力引荐,乃至高宗朝张文瓘位至宰相。

  渭南尉刘延佑,年轻时就中进士第,且政绩突出。李勣告诫他说:“足下春秋甫尔,遽擅大名,宜稍自贬抑,无为独出人右也。” 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)

  正确对待不同人才的不同长处,也是李勣知人善用的一个重要特点。据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记载:“上问:‘濮阳谓之帝丘,何也?’(窦)德玄不能对。许敬宗自后跃马而前曰:‘昔颛顼居此,故谓之帝丘。’上称善。敬宗退,谓人曰:‘大臣不可以无学;吾见德玄不能对,心实羞之。’德玄闻之,曰:‘人各有能有不能,吾不强对以所不知,此吾所能也。’李勣曰:‘敬宗多闻,信美矣;德玄之言亦善也。’”

奉上忠”,“与友义”

    李勣一生,主要历经瓦岗寨和唐朝。对大唐王朝,他任劳任怨,几十年来如一日,为大唐江山的建立、稳固、强大,立下了不朽功勋。他的忠心,得到了朝廷上下的一致认同:总章元年,在李勣挂帅东征辽东之际,“上(唐高宗)又问(贾言忠):‘辽东诸将孰贤?’(贾言忠)对曰:薛仁贵勇冠三军;庞同善虽不善斗,而持军严整;高侃勤俭自处,忠果有谋;契苾何力沉毅能断,虽颇忌前,而有统御之才;然夙夜小心,忘身忧国,皆莫及李勣也。’上深然其言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)后来事情的发展,也果如贾言忠所言。因此,李勣死后,唐高宗悲痛说:“勣奉上忠……历三朝未尝有过……”

  即使对待象李密这样一位刚愎自用、志大才疏的“故主”来说,李勣也做到了“尽忠尽则”,“仁至义尽”。

  李绩在政治上的所作所为真不负“智多星”之名。

参考资料:http://club.qingdaonews.com/showAnnounce.php?topic_id=3292292&board_id=145

分享:
标签: 人物 徐茂公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